乾景园林股转价格为何成迷,投资者亟待公司回

乾景园林股转价格为何成迷,投资者亟待公司回

时间:2020-03-29 04:3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标题: 乾景园林 股转价格为何成迷,投资者亟待公司回应 来源:祥子

乾景园林实际控制人将公司控股权转让给陕西水务,竟然引发一场血案!

11月25日,乾景园林发布一系列公告,宣告公司控制权易主:公司控股股东杨静、回全福(夫妻关系、联席股东)将其持有的29.99%股权分三批转让给陕西水务集团有限公司(陕西省国资)。

公告披露后,乾景园林股价开启了一轮巨震和暴跌,公告当天,公司股价早盘被巨量买单封死涨停,但仅仅过了一个小时,涨停打开,全天震荡收低,最终收跌。

随后几天的走势更为诡异,次日股价大幅低开并迅速跌停。截至29日收盘,乾景园林股价收报4.46元,较公告前收盘价5.41元跌幅高达17.5%,较涨停价5.95元跌幅为25%。

不仅不涨,反而暴跌。被市场寄予厚望的乾景园林股转竟然将投资者全部闷杀。在A股迄今已经披露的众多股权转让交易中,还没有哪一家公司像乾景园林这样以暴跌黯然开场。

在基本面变好,股转前股价并没有明显上涨,市值又很低的情况下,乾景园林股价暴跌让投资者困惑不已。

乾景园林此次股转方案颇为复杂,核心的交易价格并未锁定,这或许是造成二级市场股价暴跌的根本原因。

根据公告,陕西水务拟逐步受让杨静、回全福以及五八投资持有的乾景园林约1.5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99%。据介绍,股份转让将分步实施,本次转让方拟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6975.05万股、占公司股本13.95%的股份转让给陕西水务。同时,杨静、回全福不可撤销地放弃其直接及通过五八投资间接持有的公司1.7亿股的表决权,对应占公司总股本表决权数量的33.90%。

本次权益变动后,陕西水务将持有公司含表决权股份6975.05万股,占股本总额的13.95%,杨静、回全福直接及通过五八投资间接持有的公司含表决权股份合计3975.05万股,占股本总额的7.95%,杨静、回全福直接及通过五八投资间接持有乾景园林放弃表决权的股份合计1.7亿股,占乾景园林股本总额的33.90%。同时,乾景园林将改选董事会,陕西水务推荐董事将占多数席位。陕西水务将取得公司的控制权并成为控股股东,陕西省国资委将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此后,自杨静、回全福以及五八投资2020年度、2021年度股份解除限售之日起60日内,三者将分别向陕西水务转让其持有的公司5231.29万股股份、2788.67万股股份,分别占公司总股本的10.46%、5.58%。

关于本次交易的定价机制,公告显示,2019年度、2020年度、2021年度标的股份相应协议签署日(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公司股票交易均价或相应协议签署日前一交易日公司股票收盘价90%价格,取孰高者溢价15%。

如何理解交易价格的定价机制?第一批股转的交易价格到底是多少?

“按照我对公告的理解,乾景园林第一批股转价格在事实上是已经锁定的。”一位浸淫市场多年的私募基金经理表示,“第一批股转价格应该是以公告发布前的11月22日的价格作为计算依据,按照‘取孰高者溢价15%’的原则,股转价格为5.87元/股。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跌下来后,我选择了加仓!”

面对股价的暴跌,这位私募经理显得很无奈。“不能说市场是非理性的,一定是某个方面出错了。在上市公司未正式确认交易价格前,我都有些怀疑了!”

这位私募经理的担心和怀疑不是没有道理。光祥财经在与数位投资人交流后发现,投资者对第一批股转价格并不确定,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

有投资者就表示,2019年度标的股份的协议签署日到底是哪天?是已经公告的11月25日还是未来的某一天?如果是前者,则价格应该已经锁定,如果是未来的某一天,则价格显然还没有锁定。

如果第一批股转价格没有锁定,则目前乾景园林股价暴跌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有的人、特别是买家,总希望买到更便宜的价格,自然就有打压股价的动力。

卖家希望高价格成交,买家则希望更低价格买入,这就是一个博弈和谈判过程。但无论如何,如此重大的交易,在正式公告后,就应该确定下来。

对于乾景园林的二级市场投资者而言,此次股转价格是投资者决策的重要依据。众多投资者指出,乾景园林实控人转让控股权,交易双方应该真实、及时、充分披露交易价格,以便形成明确的市场预期。尤其是在公司披露后股转公告后股价非理性暴跌的情况下,更应该及时披露这一关键信息,以稳定股价和市场预期。

披露已经形成的股转价格是公司的法定义务,即便没有形成明确的第一批股转价格,面对股价暴跌,公司方面都应该有所作为。

为避免误判和歧义,乾景园林的实际控制人杨静、回全福以及陕西水务集团应该尽快履行这一义务。

连续几日,有投资者数次致电乾景园林,要求公司尽快披露第一批股转交易价格。负责接听电话的公司证券事务部有关人士表示,会把投资者的诉求反映给公司管理层和大股东。